★安定的车前子厨。
☆SOR[终焉之栞/临终之书签]同好请大力戳我.
「致永别的Loveletter」

【吃安利吗】女朋友会炸厨房(蓝车单向性转慎入。

*蓝河x车前子小姐的节奏。没有名字的老车哭晕在厕所。向一个喜欢的太太致敬就叫陈梓萱啦xlo有一颗玲珑剔透的少女心。
*觉得蓝车的bg场合应该是老车仗着自家男友脾气好成天在厨房(家里)胡搞但在外面却很听话的类型,护短,会咬人
*想到哪写到哪系列
*单向性转防雷预警
*哭着求你们吃安利
请用一个比较帅的姿势往下拉x。




许博远打开家门的那一刻,迎接他的不是矮他一头多的女孩子,而是一股怪异的焦糊气味。
要坏事。
他锁好门急匆匆地往厨房赶,发现他家的车前子大大正端着一锅没来得及处理的焦炭,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惶恐还是其他的什么。旁边操作台上的大号瓷碗里还盛了不少汤,稀稀拉拉没搅开的蛋花漂浮在上面,卖相倒是比陈梓萱手里端着的好了不少。
但也强不到哪去,他在心里补充。说实话,他一时半会还真看不出来汤里漂着的块状物是萝卜还是茭白。
“啊…你回来啦。”陈梓萱有些尴尬,习惯性地想要挠挠脑袋却忽略了手上锅的重量。许博远眼疾手快,连忙帮着托了一下,这才避免酿成一桩惨祸。
就是有点烫。有点。嗯。
这酸爽。
他深吸一口气把锅里的不明物悉数倒掉,麻利地冲掉锅底的油,开始抢救不知道被烧焦了几十次的不粘锅,“干什么呢这儿。”
 “就是…唔嗯…啊那个……”陈梓萱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过了好久才提高了音调破罐子破摔地喊了出来。“就是做饭啊!” 
许博远顿了顿,但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有点旧的刷碗布和着泡沫在焦黑的锅底上打着旋儿,陈梓萱看着都有点忍不住抖腿。 
“你…”
在她忍不住大喊大叫前,许博远打断了她的话头。“你们北方菜?”
他冲垃圾桶里烧坏了的油腻菜渣挑了挑眉。
“你倒是说句话啊。”中草堂的分会长闷闷地把之前没说完的句子补了上来也没有回答他,大概是觉得没有面子。过了好一会才指了指被晾了好一会的那碗汤。
“这个不是能喝嘛!!”发觉对方的表情没有变化,气急了的北方女子京腔都出来了,“喃尝锅看看咯????”
拗不过对方,许博远还是用勺子舀了点汤。
其实也不是太难喝。
除了有股苹果和味精混在一块被水稀释的不像样的异味。
………苹果?
“你这里面放的什么玩意儿?”
“苹果啊。”对方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他也是醉了。
结块的“蛋花”、没泡开的木耳还有悄悄混进来的苹果块,许博远发现,某个中草堂第十区分会长的技能点真的一点都没分给厨艺上。
他端起那碗奇葩的汤,毫不留情的倒进水槽,完全不理会陈梓萱的叫嚷。
“干嘛倒了呀这不是能喝……"
许博远没有应声。他不用抬头也会知道那家伙会是一副痛惜的表情。
但他不能不倒,不然陈梓萱绝对会为了和他赌气把那碗黑暗料理全都灌进肚子,然后半夜有气无力地蹲在厕所里。
所以说男人应该是一张好饭卡。
一边的陈梓萱也渐渐安静下来,估计是心里头愧疚起来了。
“老蓝。”魔道学者的声音闷闷的。
“怎么了?”他拉开橱柜门,把刷干净的碗放了进去,这才扭头看了看陈梓萱。
“没啥。”她偷偷用裤子抹了抹手揶揄道,“就是你媳妇儿快饿死在G市某个鸟不生蛋的小厨房了。”
许博远凝视着房间里的残局,许久才吐出一句。
“你先出去到沙发那块坐会吧…嗯,等一下。”他打开冰箱,给车前子切了个石榴。放到女孩子的手心前一刻,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于是又把那半个石榴的高度提了起来。
“下次别用裤子擦手。”
“谢谢老蓝知道啦——别那么认真嘛党对你非常满意哈。”陈梓萱吐了吐舌头,捧着半拉石榴欢天喜地地,几乎是蹦跶着出了厨房。
他目送女朋友离开,叹了口气,开始认命地收拾一地狼藉。
筷子归到收纳盒里,菜渣全都倒掉,操作台上的水要擦干净。
锅铲要挂在墙上,打蛋器不能平放,蛋卷不能放太多糖。
当许博远端着松软金黄的蛋卷走进客厅时,陈梓萱还坐在沙发上嗑石榴。一只拖鞋挂在脚上晃晃悠悠,另一只不知道踢到了哪里去。
应该在茶几下面。许博远把蛋卷放好,轻车熟路地找到另一只兔子拖鞋给她套上。
“怎么没去抢野图?”他顺手把桌上的笔电合上,笑盈盈地看着沙发上的人。
陈梓萱掰了一粒石榴塞进嘴里,“我是那样的人吗老蓝?人与傻逼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许博远回想起电脑合上前请输入密码的页面,轻轻摆了摆头,什么也没说,决定岔开这个话题。
“你石榴怎么还没吃完?”
陈梓萱直起身子,啄了啄他的脸。
“这是大魔道学者车前子小姐的魔法喔。”
(关于吃不完的神奇石榴:其实只是老车一个一个非要嗑干净再吃下一个导致效率非常低罢了。类似于仓鼠嗑瓜子的方式(。)
不要脸的蹭个tag。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10 )
热度 ( 19 )

© 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