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车前子厨。
☆SOR[终焉之栞/临终之书签]同好请大力戳我.
「致永别的Loveletter」

【吃安利吗】精神病人的哲学[大概是车蓝

  • 积极响应车蓝教教主的号召我们的目标是不要叶修三位数——

  • 大概是傻逼精神病人车x??医师蓝的节奏。向喜欢的太太致敬!陈子轩就是老车x(@向阳花 抱歉太太下次我会注意的!!再说一遍太太我喜欢你呀qqqqqqq(。

  • 防雷预警,ooc大大的有

  • 老车说蓝桥应该赔他十个苹果

      以上没问题的话就帅气的往下拉吧。

  陈子轩平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地盯着天花板。他并不抱怨被拘束在灰尘气息浓重的病房中,所有的生命在诞生之前都蜷缩在狭小的空间中。

或许是豆荚,或许是子宫。

许博远则安静地坐在床尾的椅子上,或许他的病人在卖呆,年轻的医生这样推测。

不过对于一名精神病人来说,他在想什么完全不重要。事实上这种微妙的沉默已经持续了好一段时间,连空中偶尔掠过的飞虫都感到了困倦,停在灯罩上一动不动了。许博远挥挥手,将它赶出了病房。

大概没人在意精神病人房间的整洁度吧。他顺手将桌上因为失去水分而萎缩泛黄的一片苹果丢进垃圾桶,床上的病人动了动手指,但依然神游天外。

老天。就是连连看都比这个家伙有趣。 许博远觉得有些无聊,只好盯着不知何时再次聚齐的果蝇打发时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水果腐败的气息,这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在他要起身开窗时,陈子轩突然冒出来一句话。 “世界上的一切都可以用喜欢与不喜欢来解释。”他开口道,声音嘶哑好似划花的老唱片。 许博远扭过头去,阳光把铁栏杆的阴影打在他的脸上,他的病人不知什么时候将手从被中抽了出来,交叠搭在被褥下该是腹部的地方。 事实上许博远并没有搞懂陈子轩在讲什么,但他觉得有更重要的事情。 “你要喝水吗?”他尽量将声音放得轻柔。 “不,蓝医生,不用。” 魔道学者蠕了蠕干裂的唇回答。 又来了。 在许博远刚刚接手这个病人的时候,他同陈子轩进行了一次谈话。这个家伙似乎从来都记不住许博远的话,包括自我介绍。只知道蓝蓝蓝,蓝蓝蓝。 仅仅是因为当天他在白大褂里套了件蓝衬衫罢了。 或许他的脑子里只有魁地奇,糖浆井和白板面包。我应该庆幸他没有叫我蓝精灵。 “你应该喝一点。”他好脾气地劝道。 陈子轩转了转眼珠许久才憋出来一句我想吃苹果。 他起身走到病床对面的饮水机边接了杯水,然后搁在了床头。在他坐在床边上时,魔道学者有些吃力地扭过头来仰望着他。 “我想吃苹果。”他的病人再次恳求,以一种示弱的语气。 “很抱歉。不过我们现在没有苹果。” “之前是有的。”陈子轩无视只有一杯水的桌面,坚持道。 许博远这才想起前些时间被他丢掉的苹果牙儿,他把手放在病人的腿上压了压。“你并不能指望我将它从垃圾桶里捞出来。那不卫生。” “但是我真的很想吃苹果。要不然你就得赔我。我已经给我的苹果上过保险了。”曾经的分会长嘟囔着,“汇率是三条猫腿……”许博远只好好声好气地哄着郁闷起来的陈子轩,并且承诺下次给他带十个苹果,富士的。 听到有苹果时,魔道学者的眼睛都亮了起来。欢呼雀跃的样子许博远看了都觉得好笑。陈子轩咽了咽口水,不知道是不是谄媚的姿态。 “蓝医生,你真是个好人。” “你是我的病人。”他这样解释,为了防止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我知道。我知道。许先生,您一直如此。” 大概是车前子突然恭敬起来的态度让许博远不太适应,他连忙岔开这个话题。 “你刚才是不是说所有事情都能用喜欢与不喜欢解释?” “是的,世间一切都源自于爱。”他认真的表情让医生想起了大学教授,还有路边摆摊的算卦先生。“我管这叫车轱辘草第一定律。” “那么你能说明一下为什么你现在没有苹果吃吗?” 许博远看到病人的面上蒙了一层灰意,但他还是解释道。 “我喜欢吃苹果,包括床头柜上的那个。”他扬了扬下巴,“但是蓝医生不喜欢我吃烂苹果,也不喜欢从垃圾桶里把它拿出来,而且我只有床头柜上的那个苹果,所以我就没有苹果吃了。” 许博远仔细想想。卧槽。好像真是这一回事。 “你为什么被关在这里?” “因为你们不喜欢精神病人到处乱跑。”他冲自己的医师笑笑,“我知道你们是怎么评价我这种人的。傻逼,疯子,狗不理包子,麻瓜……” 好像混进去了什么。莫非这家伙是祖籍T市的霍格沃茨学员? 许博远拿过那瓶被放置已久的水抿了一口,觉得这样和他打发时间也不错。他继续提问。 “为什么有战争?” “因为人们互相之间不喜欢了。” “那么为什么战争又结束了?” “因为他们打久了又发现互相之间还是有感情的。” 许博远觉得他开始胡说了,不过医生还是决定将话题继续下去。 他深吸一口气,“学挖掘机技术到底哪家强?” “中国山东找蓝翔。”陈子轩回答道,即使有不得了的东西混了进来,“因为人们喜欢这句广告词,所以他们便用了,就像你在做的这样。蓝医生。” …… 他说的好像很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其实我不太明白我为什么一直坐在这里听你胡言乱语。”许博远灌下最后一口白开水,将纸杯丢进了垃圾桶。 床上的魔道学者点点头,仿佛在赞同他的意见。“这个问题很复杂,但我决定用简单一点的方式回答你。我想大概是因为…你喜欢我?” “……。”许博远的动作僵住了,良久他才笑盈盈地看向一脸严肃的病人,“请告诉我,我为什么现在要给你打针吧。”他做了一个掏注射器的动作。这很明显吓到了脑子不正常的人,尽管病人吃过了今天的药。 中草堂的分会长往被子里缩了缩,颤巍巍地开口。 “我想吃苹果……”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事后x。 老车表示为什么这儿的医生打针都不脱裤子疼死他了。(并不) 关于车轱辘草的第一定律:向郑老师致敬!原梗来自鲁西西总动员。
评论 ( 2 )
热度 ( 9 )

© 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