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车前子厨。
☆SOR[终焉之栞/临终之书签]同好请大力戳我.
「致永别的Loveletter」

【吃安利吗】另一个故事。(百日车蓝day17.魔圆paro

*三次创作,是基于雪糕太太的脑洞上的平行世界的故事(太太你快开坑啊……)
*伪全员性转。神一样的ooc,奇怪的转折有,防雷慎入。cp车>蓝>叶
*车前子突然发傻是因为实现愿望消耗魔力过多濒临魔女化,因为灵核污染而容易负能量爆发(其实只是给瞎写找借口吧。)
*和太太的脑洞有较大偏差,请不要太在意我神奇的剧情xxx
*大部分设定来自雪糕太太及车蓝教的大家(。



反正就是这么狗嘛………你们凑合看(。




“泊橼死了,杨谙也死了。”
蹲伏在窗台前的小兽晃了晃耳上金色的环,没有接话,月光将它的影子拉得很长,一直延伸到徐荨的被上。
她紧了紧手中的枕头闷闷地开口,
“你骗了她们。”
“我没有。”丘比一成不变的表情此时显得格外冷漠,“她们的愿望,我都实现了。而那也是魔法少女的最终归宿。”
诅咒这个世界亦或是渐渐被所有人遗忘。
对于徐荨来说,无论是哪个,都糟糕透顶。
“你事先没有告诉她们会变成这样。…这不公平。”她抗议道。
徐荨此刻怒火中烧,恨不得丘比的母星整个都和被车轮碾压过的西瓜一样炸个稀巴烂,却总因为心头的哽咽而无从发泄。
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签订契约后肉体和灵魂会被分离开来什么的。
每个魔女都曾是身经百战的魔法少女什么的。
那么温柔的泊橼离开了…什么的。
她什么都不想听。
此刻沉寂就是她世界的全部——因为之前占据这里的人,已经被这残酷的规则扔掉了啊。
直到那欺诈了无数少女的声音再次响起。
“她们没有问,我当然不会解答了。”似猫似兔的小动物晃了晃蓬松的尾巴,她有种把它狠狠地揪下来,在地上踩两脚的欲望。
但徐荨还是竭力忍住了。
“泊橼丝毫没有贴近叶鸺的生活。”
她喃喃地开口,提出了根本不成样子的质问,攥住枕套的手指在不知不觉中松开了。
她出自私心,其实是十分不愿许泊橼和叶鸺走得太近的。
但那是好友生前可以赌上灵魂的,最大的心愿。
她绝对不允许其中掺有半点水分。
“我没有。”丘比终于眨了眨圆润的眼,重申道。它的眼睛乍一看好似最纯净的红宝石,在月光下熠熠生辉。然而时间久了才发现,这无机质的眸子深不见底,平静得可怕。
“许泊橼的人生与叶鸺本应该只有一个交点,她请求我改变她的人生轨道,这是违背因果律的。一切不合常理的愿望都会导致一个扭曲的结局。”说到这里,它毫无起伏的语调仿佛染上了一丝嘲讽,“希望和绝望是等价的,她的每份祈愿都将滋生出同样的诅咒。相交线最终会背道而驰,渐行渐远,你们人类那个叫做学校的东西,应该很早就告诉过你吧。”
她把脸埋进枕头里,不再做声。
“还有杨谙也是。想要成为超越许泊橼的存在,但她根本就平庸无奇,即使没有死在魔女结界里,如此沉重浑浊的灵魂,大概也只能成长为很弱的魔女吧。”
她的双肩开始颤抖,丘比的话语里仿佛充满了不友善的尖刀,不断刺激着她崩坏的神经。
“自爆灵核想和许泊橼的魔女同归于尽,结果只是白白牺牲罢了……真是愚蠢。可惜了,本来想放任她不管,孕育出另一个魔女——虽然根本无法提供多少能量。不过没有维持自身灵魂宝石的纯净度导致魔力供应不足,这是她的责任,与我无关。我确实实现了她的愿望,只是她自己没有能力维持罢了。到死也没能达到许泊橼的水平,也真是残念呢。”
徐荨依旧没有反应。
“你不该如此怨恨我们。”它好似苦口婆心地劝道,“徐荨,你根本不会知道宇宙每一秒的的运转,会消耗多大的能量。”
“你听说过…熵的概念吗。”
“我他妈不知道。”她开始变得烦躁,“老子除了化学课从来都不听,你别给我瞎BB。”
“如果没有我们,你们人类根本不可能造就如今的文明成果,这都是无数魔法少女的牺牲所奠基的……”
她突然打断了它。
“你说过,无论什么样的奇迹都能引发吧。”徐荨缓缓地把身子直了起来,蓬乱的长发也盖不住眼中的坚定,“那我说…让许泊橼变回人类,这种程度的愿望对于你们这些外星家伙,应该是轻而易举的吧?”
它没有直接回答,“魔女化是个不可逆的过程,还是说……徐荨,你想成为神吗?”
“少废话.姐对随手造人没兴趣。”她愤愤地啐了一口,“签还是不签,他妈的不就一句话的事儿,你少墨迹。”
雪白的小动物眼中闪过狡黠的光。


许泊橼再次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昏昏沉沉的。
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叶鸺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
好幸福。
但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太好了!泊橼你回来了啊…”她循声望去,抬眸对上好友的笑脸。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对方有些虚弱呢。
“嗯……我好像睡了蛮久的。让你们担心了吧。”
“没关系没关系大家都知道你睡起来像死猪啦哈哈哈!”
她忍不住嗤笑出声,“去你的,这和你的胸围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好吗。”
换来对方的一阵傻笑,徐荨自顾自的在一边诶嘿嘿个不停。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叶鸺呢?我得赶紧给她报个平安……拖了这么久她该急了。”
“…………”
她惊诧地注意到,徐荨的脸立马沉了下去,眼神开始变得复杂。
她说不清里面有什么情愫。
嫉妒?怨恨?嗔怪?
许泊橼一瞬间觉得对方有些陌生,她不禁往后退了退,却被徐荨一把抓住手臂,抵在侧边的墙上。
她听见对方一股脑地吼了出来,她不明白好友为何如此愤怒。
连徐荨自己也不知道。
“你他妈的就想着那个姓叶的婊子???喜欢上一个压根不会看你一眼的高岭之花很有意思是吧?许泊橼你是抖M吗!?…明明我才是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对你最好的人你他妈凭什么就不看我一眼!!你不悦我吐脏字却能容忍叶鸺那家伙满嘴跑火车?笑死我了真是,你倒是说说她有什么资本让你这么痴迷啊你…你…….”
她的声音渐渐开始走形,变得尖酸刻薄,脸苍白得不像个样子,上身不住颤抖着,一个踉跄差点就要摔倒。许泊橼见状伸手就想搀扶,却被一下子拍开了手。
她此时才发现,对方的腹部还插着两把刀,大片大片的血迹似乎已经干了有好一会了。
徐荨似乎也察觉到她看向了那里的伤口,她扭曲的面庞上极力扯出一个酸溜溜的笑容。
“你捅的,开心吗?”她的手覆在了她的上面,强迫着引导着许泊橼又把刀柄向身体的更深处推进。
“只要我想…就真的感受不到痛苦了啊。”她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就是心脏这玩意有点麻烦,心疼总是不太好处理。”
“不过只要制造出更大的痛感,就完全不会关注那里了。”
许泊橼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把锐器粗暴地拔出,又直直地在身上进出。她的腿仿佛在地上生了根,沉重得无法抬起;她的眼睑僵在那里,竟无法完成闭合的动作,恐惧像潮水般伴着对方瘆人的大笑涌来。
那个不是徐荨……绝对不是…阿荨被换掉了…被换掉了……
会被这个变态杀掉的。会死的。会死掉的。
我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救救我……她在心底拼命恳求,救救我!!
“救救我啊……叶..鸺。”
她的视网膜上映着徐荨忽然僵住的身体,对方手中的刀还没来得及拔出来,却先听见玻璃破碎的声音。
浑浊不堪的灵魂碎片散落了一地。

强劲的风把那曾经名为徐荨的肉块吹得很远很远。远到再也找不到了。
魔女布满血丝的硕大的眼球直勾勾地盯着前方,没法排出的泪水从天空的另一端滴落下来,将一切怨恨与期盼在硫酸中化为乌有。
许泊橼在灼烧感尚未吞噬意识之前,恍惚想起,那个美好的梦里……
似乎并没有徐荨的剧情。


“看起来又是一个无能到支撑不了自己愿望的例子呢。”


“下面播报的是近期的一起失踪案。”
“数名少女近日神秘失踪,警方正在全力调查。”
“从居民楼的监控录像中我们可以看到,这名留着披肩棕发的少女明显有暴力倾向,并与另一被害人产生了争执,开始进行自残行为…”



感谢看到这里还没有打我的你。



评论 ( 8 )
热度 ( 12 )

© 沉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