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定的车前子厨。
☆SOR[终焉之栞/临终之书签]同好请大力戳我.
「致永别的Loveletter」

【百日车蓝day21】二月兰(ooc慎

*百日车蓝day21?大概.感觉更像车前子的单箭头(。
*旧物改写.以前的文风和现在完全不一样啊…?
*企划还没赶出来(…)今天就是熬夜也要交!!真的!
*OOC防雷预警.




你懂得.

人在恋爱的时候总会做出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向怕麻烦的车前子买了一盆二月兰摆在办公桌上.熟悉他的胖大海凑过来笑嘻嘻的,会长,防辐射啊?他一拍大腿用一种老忽悠的表情看着同事.
“这是我爱情的花儿,冬天过了就开了!”
这件事在办公室传开后他没少被调侃,可他从不介意,甚至猜测思慕对象时有人开玩笑.“该不是看上隔壁蓝河了吧.”,他都会在心里感到一阵雀跃.
花开了就和蓝河摊牌.
谨慎的魔道学者这样告诉自己,然后小心翼翼的照料着那株二月兰.
他的花儿就像人类的婴儿一样,以惊人的速度、飞快地成长着,抽枝吐芽,每一天都有新的面貌.
阳光明媚的午后,车前子懒洋洋地倚靠在窗台上,半阖着眼睛打量着愈发成熟的花苞.
花苞不大,可隐隐约约已经能看出颜色来了。淡妆素抹的花瓣呼之欲出.
是紫色的,还不赖.他想,虽然不是蓝色的.
其实比起植物来,动物对于车前子来说更具亲切感,他一点也不喜欢照看从不作声回应你的植物,尽管他的id应该被划分到植物的范畴之内.他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大概是缘于祖先遗传下来的嗜肉本能吧.
但他对于蓝河的喜欢却有所不同.
他爱蓝河,并非本能.这是来自魔道学者的小心试探.
他用理智压抑着暗自滋生的情愫,谨慎地等待时机成熟,却没来得及在那之前释放.
车前子最近一次被蓝河主动找上是在春节.
今年春节来的很早,在一月末.B市还没到最冷的时候.互相拜年后,蓝河委婉的告知了他自己和大神恋爱的消息.
车前子愣了许久才敲出恭喜二字.对方没再回信,大概是下本去了.
中草堂的公会频道里冷冷清清的,估摸着大多数人应该守在电视机前抱着碗饺子和家人一起庆祝新春.反倒是驻守办公室的他无所事事了起来——荣耀比较人性化,这种时候一般不会刷新noss.
不过刷新了也没法拿下就是了.
他不想去看春晚,于是便把角色开到了落日瀑布边.被映得金光灿灿的飞瀑与远边的云霞接连在一起,飞鸟振翅掠过天际,鸣声与水响交织在一起,透过耳机传到另一个世界去,场面绝对称得上是一绝.也难怪小情侣们总喜欢往这儿跑.
车前子本来是打算在这里跟蓝河摊牌的.
其实对于情书这种小女生气的东西,车前子向来是不屑一顾的.但他总觉得追女孩子如果没有封像样的情书的话,那就是大逆不道.
虽说蓝河也不是女孩子罢了.
情书自然是一个字也没挤出来,他原本打算就用简单粗暴的“我喜欢你”来打动对方的,现在倒应了这场无疾而终的单相思.
车前子没什么兴致地挪动手指,AWSD.屏幕上的小魔道便应着他的动作跑动起来,暗色的披风猎猎作响.
只是因为主人无意义的操作,魔道学者的步子有些难看.甚至连他摔下悬崖后,车前子都没有调转视角挽救,反倒是按在W键上的力度不断加大.
屏幕里的世界归于黑白,扭断了脖子的角色就那么孤零零地躺在地上,复活的白光从未亮起.车前子没有像小说里那些失恋的男主角们一样踹掉了主机电源,只是有些烦躁地推开二月兰伸展到屏幕前的枝叶,一个人对着吃剩的半盘饺子发呆到天明.
头痛欲裂.
过了几天,紫色的小花颤巍巍地开了,淡淡的花香留下无限遐想,而他的妄想死在那个雪夜了,没有任何续写的余地.
那盆二月兰,最终也因为没人照料枯死了.黄色的残枝败叶看着格外闹心,倒是旁边窜出了几株三叶草,绿油油的,很讨人喜.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沉舟 | Powered by LOFTER